日本三菱与中国受害劳工和解 韩国不满区别对待

图为中国受害劳工及遗属代表出席中日律师联合记者会。 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图为中国受害劳工及遗属代表出席中日律师联合记者会。 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原标题:日本三菱与中国受害劳工和解 韩国不满区别对待

历经战后70余年,三菱方面的致歉为受害者所接受,该问题终于告一段落。另一方面,被搁置一边的韩国战时被日本征用的前劳工等加强了反对姿态,要求日本政府承担责任的呼声高涨,郁积的遗恨难以消除。

划时代的和解

在和解协议上签字的受害者闫玉成(86岁)等3人在声明中讲述了漫长岁月忍受的苦难,并感叹称战后过去了70余年,大多数受害者已不在人世。3765名受害者中确认在世的仅有“十几人”(代理人语)。

受害者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相继向日本政府和企业提起索赔诉讼,日本最高法院2007年裁定不承认索赔要求,通过日本司法程序对受害者进行赔偿的道路被堵死了。但另一方面也有法院承认残酷劳动的事实,表示“期待相关人士努力解决问题”,因此有关方面一直在推进谈判。

韩方的慨叹

韩国强征劳工受害者强烈批评称“以国籍区别对待受害者”。日本政府及各企业主张1910年“日韩合并”后征用朝鲜半岛人是和日本人在同样条件下进行的,因此不属于“强制劳动”,尚无望实现和解。

日韩两国政府1965年签署了《日韩请求权协定》,写进了关于殖民统治的韩国个人索赔权问题已得到“完全且最终”的解决。并认为强迫前劳工等劳动的日本企业也没有补偿及赔偿义务,采取了与中国受害者不同的应对方式。

韩国最高法院2012年裁定“日韩合并”属于非法,因此索赔权并未消失。前劳工们遂以日企为对象提起诉讼,至今仍有14件有关诉讼。其中3件高等法院下达了令被告作出赔偿的裁决,但最高法院最长达2年11个月未予审理。有可能是考虑到摸索改善对日关系的总统朴槿惠的意向而推迟了审理。

“三菱在中国道歉,在韩国审判败诉却什么也不说”,表示不满的前朝鲜女子勤劳挺身队员梁锦德(85岁)慨叹道:“如果总统要求(日方)应对的话也许能够解决,但总统并没那么做。不是韩国人就好了。”

来源;参考消息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