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财政部长重游上海 当年在虹口生活8年

“我会讲一点点上海话,我是老上海人。”当89岁高龄的美国前财政部长迈克·布卢门撒尔说出这两句上海话时,在场的人都笑了。这位当年在虹口的犹太难民区生活了8年的传奇人物,不仅是犹太难民在上海的亲历者,也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

老式电话传出自己的声音

“我以前在这里专门给穷人送面包。”已满头白发的布卢门撒尔精神相当不错。1939年,13岁的他随父母逃离德国,在海上漂泊了一个月到上海避难,后居住在虹口区舟山路,1947年前往美国,1977年被正式任命为美国卡特政府的财政部长。他曾经领衔与中方达成了互相解冻资产的协议,并作为卡特总统的代表出席美国驻华使馆的开馆仪式。自从离开上海后,布卢门撒尔曾经先后十多次来过中国,其中7次重返上海,不过犹太难民纪念馆还是第一次造访。

在纪念馆,他饶有兴致地参观了当年避难难民的照片、护照等实物,还认出了几个当年的“小伙伴”。而在刻有近14000名难民姓名的“上海名单”上,他找到了自己和父母的名字,感慨万千。在一部老式电话里,他甚至还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里面播放着他早年接受采访的录音。

不过,最让他感兴趣的却是一个老式煤气灶,这种煤气灶是很多老上海人都熟悉的,有四个旋钮可以旋转。“这可能就是当年我用过的那个。”布卢门撒尔笑着说道。当年,布卢门撒尔送的面包就是在煤气灶上加热的。

在听闻上海犹太难民纪念馆正在准备申办世界记忆遗产时,布卢门撒尔表示一定全力支持。

感叹上海这几年巨大改变

“这次回去我会和我94岁的姐姐,还有当年在上海认识的犹太朋友说,这里(上海)‘蛮好\’,谢谢侬!(你们)。”回忆起当年的难民生活,布卢门撒尔感触很深,“很多人挤在一个房间,夏天闷热,有蚊子、臭虫,冬天又冻得瑟瑟发抖,卫生糟糕,很多东西都没法吃。”即便如此,犹太难民还是苦中作乐,成立了足球队,还有专门的剧院上演音乐会。

“那时很多犹太人都会讲点上海话,也有些上海居民会说英语或德语,所以大家可以互相交流。”布卢门撒尔回忆道,临近二战结束时,有一次美军在轰炸一处日本军事目标时,有几枚炸弹掉在了难民的住宅区,造成了几十名中国人和犹太人死伤。当时,居民们不分国籍,纷纷投入到救护互助之中。

身为战争难民的这8年岁月,为布卢门撒尔后来的人生上了十分难得的一课。他在回忆录中写道:“那几年我过得非常充实,当时学到的许多宝贵的东西在正常情况下或许永远也学不到。如今,我对那段经历心怀感激。当然,不可否认,有些事我还是宁愿自己没有经历过。”

尽管几十年来布卢门撒尔已经7次造访上海,但他仍感叹这几年上海巨大的改变,每次都会很惊讶,“在座的每个年轻人都应感到庆幸,你们现在的环境和我们当年的生活条件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原标题:美前财政部长故地重游:侬好!我是老上海人)


不要“逼”曾志伟参政议政

问题是,一些人骨子里本身就不重视人民的参政议政权,本身就想虚置民众的这种权利,想把委员们当成民主装饰的“花瓶”和不作为的“哑巴”,他们才不愿意看到政协会议上都是这些敢“抢白”和质询官员的刺儿头呢,才不想自己在政协会议上被委员们问得说不出话来了呢。


教师下水考试能识别南郭先生

在考试问题上,老师与学生没必要显现出过大的差异,学生能会的,老师其实没有更充分的理由不会。我们又不是南郭先生,还惧怕把自己整天津津乐道、滔滔不绝的东西搬到纸面上吗?


师生同考是行政治校的结果

在长期的行政治校的环境中,我国中小学早已不是教育家办学,而是行政办学,于是在学校管理,教师评价中,几乎全是行政思维主导,如此继续发展下去,教育家精神难以在学校中出现,学校的功利办学情况会加剧。这必须引起重视。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

思想和方法论的力量强大而重要。读懂《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就要读懂其中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学习小组本次推荐的是中央党校副教育长韩庆祥今天在《人民日报》所发表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