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今年新任命3名省委常委 姚引良任副省长

华商报讯(记者 杜鹃)昨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在西安召开。会议由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赵正永主持,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毛万春就有关人事安排作了说明。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胡悦、黄玮、安东、朱静芝、李晓东、张迈曾、吴前进、李金柱和秘书长唐俊昌出席。

会议分组审议了有关人事议案,以按表决器的方式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接受祝列克辞去陕西省副省长职务的请求的决定,并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式表决通过了省人大常委会关于姚引良任陕西省副省长的决定。

赵正永在讲话时指出,希望姚引良同志在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的坚强领导下,积极协助省长开展工作,主动作为,紧紧依靠全省广大干部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围绕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认真践行“三严三实”要求,忠于宪法,遵守法律,牢固树立“由人大任命、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的理念,依法履职,恪尽职守,锐意进取,清正廉洁,不负党和人民的重托,在新的领导岗位上为陕西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副省长庄长兴、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胡太平、省政府秘书长、省高院副院长和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厅级干部列席会议。

姚引良简历

1956年7月生,男,汉族,陕西户县人,1977年3月参加工作,1975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教授。历任西安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高科集团副总经理,西安市科委主任,西安市副市长、市对外开放办公室主任,宝鸡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8年1月任陕西省副省长,10月兼任杨凌示范区管委会主任,2011年4月任陕西省委常委、副省长,延安市委书记,2011年5月任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2015年6月后任陕西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

中共十七大、十八大代表,中共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省十二届人大代表。

华商观察

今年以来新任3名省委常委

随着近期中央任命陆续下达,陕西省委现任13名常委中,有3人是今年新任的。

今年1月,陕西省委原副书记孙清云当选省政协副主席,陕西省委原常委、省委政法委原书记安东当选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4月,陕西省委原常委、原常务副省长江泽林调国务院任职。中央任命胡和平同志任陕西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祝列克为陕西省委常委。

6月16日,延安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部长毛万春传达中央和省委关于延安市委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中央批准姚引良任陕西省委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批准徐新荣任陕西省委常委。陕西省委决定徐新荣任延安市委书记。调整后的常委班子成员为:

省委书记: 赵正永

省委副书记、 省长: 娄勤俭

省委副书记: 胡和平

省委常委、 省纪委书记: 郭永平

省委常委、 西安市委书记: 魏民洲

省委常委、 副省长: 姚引良

省委常委、 省委宣传部部长: 景俊海

省委常委、 省委组织部部长: 毛万春

省委常委、 省委秘书长: 刘小燕

省委常委、 省委统战部部长: 陈强

省委常委、 省军区司令员: 高龙福

省委常委、 省委政法委书记: 祝列克

省委常委、 延安市委书记: 徐新荣

省政府领导专家型人才多

昨日上午,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决定任命:姚引良为陕西省副省长;接受祝列克辞去陕西省副省长的请求。

本次调整后,省政府领导班子组成人员为:

省 长:娄勤俭

副省长:姚引良 张道宏 庄长兴 王莉霞 杜航伟 冯新柱 姜锋

秘书长:陈国强

据统计,在省长、副省长8人中,平均年龄55岁。其中,年龄最小的为副省长王莉霞,1964年生,蒙古族。王莉霞也是班子中唯一一名女性副省长。

从班子成员简历看,姚引良、庄长兴、冯新柱、姜锋均为陕西本土成长起来的优秀领导干部。

新班子成员中的专家型人才,颇为引人注目。

娄勤俭为工学博士,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在国家电子信息行业工作、任职28年,来陕前任国家工信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姚引良为工学硕士、管理学博士、教授,曾在西安交通大学求学、任教。

张道宏为工学学士,教授。曾在同济大学学习,曾在陕西机械学院(现西安理工大学)任教、担任西安文理学院院长。

庄长兴为经济师。

王莉霞为经济学博士,教授。曾在西安统计学院任教。

杜航伟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刑侦学专业),常年在政法系统任职。

冯新柱、姜锋均为高级会计师。

华商报记者 石铮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贩子一律死刑狠话过分吗?

听说有人打算拉黑一批人——如果Ta的朋友持“人贩子一律死刑”言论。你们拉黑来拉黑去,孩子能回来吗?拉黑“人贩子一律死刑”论者,是低逼格的意气用事,如果你有办法阻止人贩子,把孩子找几个回来,才叫逼格满满、牛逼闪闪。


外国法律如何处罚人贩子

我国将儿童定为14岁以下群体,而不是像联合国那样以18岁为标准。我国即使明确将被害人为儿童作为严重情节之一,最低刑期也仅仅为3年,远低于加拿大规定的14年、泰国的10年以及美国的20年,当被害者为儿童时,加拿大规定了最低5年的有期徒刑,泰国则规定了最低6年的有期徒刑。


打击贩卖儿童靠的不是判死刑

事实是无论如何调整罪名,都不可能禁绝某项犯罪,法律的作用在于提供预期、震慑、保护和惩罚,但不是杜绝,而只能尽量的减少犯罪。如果拐卖罪按照现有的惩罚对待,那么可能的犯罪实施过程中,犯罪分子可能还会尽量的保证儿童的生命安全……


理智反对“人贩子一律处死”

反对“对人贩子一律处死”,怎样反对都行,数据、逻辑、法理、人权都能啪啪啪对提议者打脸。问题是,如果只是对忧心如焚的父母啪啪打脸,花样打脸,打完拉黑,而对他们的核心诉求“如何改变打击人贩子不力的现状”毫不顾及,这样的“普法”除了激发对立,还有什么有益的效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