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受害者父亲:向学校和监管部门追责

天依旧是是灰蒙蒙的,伴着零星小雨,这与黄洋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天气一样。在自贡荣县黄洋的墓地前,有着与去年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因为同一件事情为逝去的黄洋祭奠。

昨日上午10点,上海高院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法院最后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宣判之后,黄洋家属第一时间赶到墓地前探望,并将宣判结果告知黄洋。    

宣判:林父跌落椅子无法动弹

昨日上午,法官在宣判词中称,驳回二审辩护人提出的对黄洋死因重新鉴定的主张,对“有专门知识的人”胡志强提出的“黄洋死于爆发性乙型肝炎”的质证意见不予采信。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不予从轻处罚。维持原判:死刑。

对于宣判来讲,宣判之前双方的心理都是极度忐忑的,不知道宣判词的下一字会是什么。可宣判一出,一直站着聆听审判的林父,听到宣判跌落椅子里,趴在那,完全无法动弹。

宣判时,被告林森浩在聆听法官宣读判决书过程中头越来越低。听罢林森浩低着头,神情低落。过程中,林森浩没有特别震惊的表情,也没有夸张的举动,似乎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判决书宣读完毕以后,林森浩随即被法警带离法庭。

而对于黄家人来讲,这一宣判结果,为儿子讨回了公道。黄国强告诉记者,前日下午到了上海之后,本来平静的心又起波澜。“上半夜睡了一会儿,下半夜再也无法入眠,直到天亮。”

在昨日的宣判过程中,宣判声刚落下,黄家夫妇情绪失控,痛哭不止。因黄母患有病,只能临时用药物控制情绪。

黄家:亲属赶往墓地探望黄洋

对于黄家人,等待二审宣判结果的,不仅仅是黄家夫妇,还有黄洋的所有亲属。昨日早上,黄家的所有亲戚都在荣县老家等着结果。据黄洋的三姨和小姨介绍,在开始最先得知此消息的是黄洋的表妹,“10点20多分,家人里面,她第一个在网上看到消息。”

黄洋的小姨称,此后便电话与黄国强夫妇核实了此事,之后很快消息传遍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亲戚。他们约好,中午1点30分,一同前往荣县公墓黄洋的墓碑前,将此信息告诉黄洋。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天气,还是这些人,今天又来看望你了。”走在黄洋的墓前,首先没控制住情绪失声痛哭的是黄洋的小姨,这一幕也让在场的所有人触景生情。“清明那次来探望,也是灰蒙蒙的天,零星的细雨。”

黄洋的大姨、三姨和小姨情绪激动,一次次提起2013年4月在中山医院最后见到黄洋的那一刻。她们称,黄洋在最后离开时,全身浮肿成黑色,烦躁不安,被绷带控制在床上,此后因尸检无法及时火化,最终身体缩成了一小团。

黄洋小姨告诉记者,“黄洋死于非命,或许在他离开的那一刻,都不晓得是室友林森浩下的毒,如今终于讨回了公道。”

黄父:下一步要做的将是对此案追责

昨日下午5点,正在上海处理后续问题的黄国强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他告诉记者,对于以后明确的计划和打算,暂时还很凌乱。“但下一步要做的将是对此案追责。”

黄国强所说的追责不仅仅是要为儿子讨回公道,还要追究此案涉及的学校以及各监管部门,也让他们乃至社会吸取“复旦投毒案”的教训,引以为戒。“希望学校能加强对学生的管理,各个部门能够加强特殊药品的管理。并警示社会,不要再有这样的悲剧出现。”

黄国强告诉记者,这肯定是漫长和艰难的过程。就针对此事,黄国强表示待责任划分明确以后,相关代理律师会对此事追究民事赔偿。

林父:我儿子虽然有错,但罪不该死

宣判之后,林森浩的父亲走出法庭,被媒体记者围住追问了起来。他不断重复着“我的心里很乱”。此后险些晕倒在地,久久的手扶着额头,蹲在地上说不出话。林森浩父亲称:“我儿子虽然有错,但是他罪不该死。”

林父也在是5日当天从律师的口中得知宣判时间的。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的命不好”。林尊耀的弟弟称,近一个月来,哥哥林尊耀是在两种矛盾的状态下走过来的。“他对二审的结果充满期待,但又异常害怕。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快点知道结果也是好事,再这样下去,人都快不行了。”

林尊耀还说,他和老伴读书少,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林森浩的事让他“很痛心”。

林森浩:若死刑核准希望捐献遗体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8日对复旦学生林森浩投毒案二审公开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判决中,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的规定,上海市高院的裁定还须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林森浩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

【“复旦投毒案”回顾】

2013年4月1日,复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身体不适,有中毒症状。

2013年4月11日,复旦大学报案。上海警方在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锁定黄洋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3年4月12日,林森浩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2013年4月16日,黄洋经医院救治无效去世。

2013年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林森浩。

2013年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案。

2013年11月27日,“复旦投毒案”开庭审理。

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14年2月25日,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正式受林森浩委托向法院提起上诉。

2014年12月8日,上午10点,该案在上海市高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

2015年1月8日上午10点,该案将在上海市高院公开宣判,维持原判。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陈志 摄影报道

(原标题:黄洋父亲谈下一步打算:追责)


中纪委的年终总结

一年时间逮回来500多人,追回赃款30多亿。这帮货捞起来的确也是够拼的。要知道,12月时,我就抓回来400多人。


专车照亮出租车司机的劣根性

出租车司机长期遭受出租车公司的压榨和盘剥,但当互联网要摧毁这个“吃人”的体制时,出租车司机却极力维护这个盘剥他们的“奴隶制”,反而向解放他们的力量,发起了攻击。这说明,要么他们之前对体制的抱怨是矫情,要么他们现在的行为暴露了自身的劣根性。


查理周刊袭击案:批评的力量

种种迹象表明,原教旨分子的恐怖“弥谤”,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他们的“公关形象”非但未曾因此改善,反倒更加孤立,更加臭名昭彰。


马云为何要写阿里巴巴的错误

马云说,人生有三层机会,年轻人觉得自己什么机会都没有,其实这个时候什么都是机会,因为你满手是空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另外一层机会,识你刚刚有点成功的时后,你觉得到处都是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