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通”APP停运会员无处退款

原标题:“油通”APP停运 会员无处退款

用微信扫二维码就能给爱车加油,这对于很多车主来说原本是件实惠方便的事儿。不过,陈先生向本报反映,他安装并充值的一款名为“油通”的APP,最近到北京一些加油站却被告知不能使用,充值的余额能否退也不得而知。而APP服务商称“将停止运营”。目前,陈先生已向属地派出所报警。

会员

加油站已无法扫码加油

陈先生称,2015年初他充值成为“油通”APP会员,开始在北京及外地很多加油站使用加油,能适当优惠,感觉很方便。可11月初,他到北京一些加油站时,却被告知已跟该APP服务商取消合作,无法继续使用,“起初听说像延庆等偏僻地区的加油站还能用,但到11月中下旬,这些地区也加不了油了。”陈先生说,他的账户里还有三四百元,近日拨打“油通”公司客服电话,始终联系不上。事后,陈先生前往该公司位于海淀区的注册地,发现他们并不在此办公,不知道如何退款。

“油通”官网里介绍,“油通”联合全国50000多家加油站,推出手机加油,手机支付服务。官网展示的公司宣传片显示,其微信公众号对外开放后,短短一个月吸引了超过10万人关注。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已就此向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进行过反馈,得知目前已有多人反映此事,“不止在北京地区,全国各地肯定还有很多用户预存加油款拿不回来。”记者了解到,部分充值用户在网上发帖要求退还余额,款额从一百到几百元不等。

“油通”

后期清算工作按程序进行

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查询结果显示,北京油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4年3月,该公司有两条经营异常名录,其一是2015年7月,公司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其二是2015年12月,公司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记者注意到,“油通”APP上公布的地址位于朝阳区北四环东路,不过此处为居民区,也未找到该公司经营地。记者拨打该公司联系电话,语音始终提示无法接通。

记者发现,“油通”APP服务商北京油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发布了公告,称因公司管理团队与资本方无法达成经营思路的统一,将正式停止运营,公司的服务号于2015年12月31日正式关闭。同时,该公司表示,由于投资方与公司签署的备忘录履约,造成公司部分对外债务无法正常履行,给合作方造成了不便。此外,公司后期的清算工作会交予相关团队执行,将按相关程序进行。

12315消费者投诉举报专线的工作人员登记后称,确实接到过不少消费者反映此事,“出现这种多用途预付费卡的纠纷,我们会转交相关部门为消费者和商家调解,将有专人回复。”

北京晨报96101现场新闻

记者 樊一婧

线索:辰先生

■律师说法

消费者可向法院起诉

陈先生等消费者最关心的是卡中余额如何退还,而油通公司的公告中并未涉及。北京京腾律师事务所主任张雪东律师表示,消费者可按该公司注册地址向法院提起诉讼,如届时法院也无法联系到该公司,会向其送达公告,待判决生效后可申请强制执行。


军队三大机构将产生深远影响

第一次成立了陆军的总部机构,陆海空真正完全并列,其实相对擢升了海军和空军的地位。第二炮兵改名为火箭军,名称上可能有一个适应期,但其实更名副其实。战略支援部队,具体组成还不清楚。


毒保姆杀人,不要做中国老人

所以我说:不要做中国人的老人,在这里,生命总被小利贱踏,不是死于拆迁强盗的屠刀与汽油,就是死于心狠手辣的文盲保姆和甩手不管的子女之手。


韩国的最新口号是首尔愚蠢

聪明的国家不会为它们的首都提出这种听起来像拉面包装上的英文烹调指南一样的官方口号。不出几个小时,“我首尔你”就成为国际上的笑柄。


励志新年贺词:蛋碎仍可战斗

乐嘉说,蛋碎了,修补后仍可战斗。乃英雄否?想当年,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司马迁宫刑,而作《史记》;当今,乐嘉睾伤,吟《蛋碎仍可战斗》,不知是否也可流芳千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